第一章 重温死亡那一天_[星际]女主一直在遭罪
临界小说网 > [星际]女主一直在遭罪 > 第一章 重温死亡那一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章 重温死亡那一天

  “啊------------!”

  李二丫尖叫一声,猛地坐了起来,她面目有些狰狞地喘着粗气,半眯起眼睛带着浓浓的惊诧看向四围。

  湛蓝的天空如画般地飘着几朵淡淡的白云,微风拂过,田里的麦穗轻轻地晃动着它们的果实,那头顶的太阳正热情如火的散发热量,晒在皮肤上略微有些烤人。

  李二丫低头看了看自己颤抖的双手,她握拳、张开、再握、再张开,这种感觉……

  怎么回事?

  她怎么还活着?

  难道刚刚是在做梦?

  不对!

  冰冷黑暗的属于死亡的感觉,那肯定不是做梦!

  可是,现在这微风拂面、阳光普照在身上的感觉却如此真实的提醒她:活着!她还活着!

  “嘿,原来你躲在这里啊,快起来!”

  李二丫还沉浸在‘这到底是不是梦’的纠结中,连额头和脸颊上的汗水都还没来得及擦干,就被一声偏细的嗓音定在了原地。

  村长的外甥女何小美!?

  死机中的大脑还没有运转正常时,何小美又说了一句话,

  “走啊,再不起来咱们就迟到了,到时候二狗子又找你麻烦我可不管啊!”

  李二丫想咆哮,但是声音哽在喉咙里什么也讲不出来。冷汗从鬓角流了下来,但她毫无知觉,脑袋里翻江倒海的想着刚才不知道是不是梦的情景。

  在刚刚的梦里面,何小美来叫她一起去村东头李二狗的家,结果却在半路上就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大爆炸,村子里到处都是崩塌的房屋、损毁的庄稼和横七竖八歪在路边的村民。

  她中途改道跑回家却发现母亲已经死在了院子中,父亲被压在坍塌的房子下面,而从小就和她一起长大的王大虎为了保护她而死在了她眼前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何小美的那两句话而开始的。

  李二丫用力吞了吞口水,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转动头部,她甚至隐约听见脖子在发出‘嘎吱嘎吱’的响声温熙的后院。

  终于,她扭过头看见了何小美,可是,就是这一眼让她觉得:

  去你妹的红烧里脊小酥肉!

  何小美高中毕业后就将原本清汤挂面的头型在某某老师的鼓吹下,换成了当时最流行的黄毛洗剪吹。而且在刚刚的梦里面,她明明穿着碎花连衣裙,头戴夸张水钻发卡,嘴上涂着鲜艳的红色唇膏,挑着被她化成一条细线的眉毛,盛气凌人的让自己跟她去找村头的李二狗。

  现在!

  谁能告诉她,眼前这个黑色清汤挂面头造型的何小美,明明是高中毕业还没非主流的何小美……

  她!为!什!么!会!出!现!在!这!里!?

  “呦!~小美、二丫,我给你们摘了点玉米,一会儿拿回去吧!”

  完蛋了,难道真的不是梦,现在连田里的张大爷都过来重复台词儿了。

  ……

  不!是!吧!

  一定是她的眼睛出了问题!

  摘个玉米而已!

  不用出动这么炫酷的机器吧?

  讲真,现在市面上所有的机器没有她不会的,更没有她没见过的。

  现在,【怒指田里张大爷的机器

  这什么玩意儿!?

  李二丫彻底的懵逼了,自从她醒过来,所有的人事物说和原来一样吧,但又有点不一样,说不一样吧,可明明还是原来那个人,只是……

  年轻了!?

  那她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,她回到了过去?回到过去……回到过去田里张大爷开的机器怎么回事?

  突然一阵急风刮了过来,

  “哎呀~!”何小美惊呼一声,按住裙摆,“刚才还好好的天儿呢,这会儿怎么起风了。诶?要下雨了么?那边的天好黑啊!”

  天际边缘隐约有闪电不时闪过的样子,墨色的乌云连成一片,‘轰隆隆’的声响比平时要大上许多。

  李二丫眯起眼睛仔细的看着那连片的乌云,心里的恐慌一点点地攀升,之前,在梦里,发生爆炸之前也是像现在这样的情景。

  那是什么?有什么东西在乌云里闪来闪去!

  黑色的属于金属的光芒,藏在乌云里,一点点地向她们村子压了过来,李二丫心中一沉,她想,大概,梦里面的爆炸要开始了!

  爹娘和王大虎!

  她现在并没有和何小美去找二狗子,按照时间上推算,现在跑回去应该能够赶在爹娘出事前带他们离开!对,她跑的一向比旁人要快,一定会赶上的春华旧梦!

  李二丫连滚带爬、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用尽全身力气马力全开的向家跑去,将何小美的惊呼完全甩在了身后。

  痒!

  很痒!由于跑动的幅度和速度,李二丫觉得肚皮上简直痒得让她想停下来好好的挠上一挠。

  老天!她好像知道现在这状况是怎么回事了!她和何小美一样,都不是原来她认知范围内的她和何小美了!

  说白了,她……低头抽空看了看一直在猛颤的肚皮,李二丫很肯定她这具身体应该是18岁那年,肥出一个新高度的她!

  经过多年的努力,外加在工地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,她辛辛苦苦减掉的肉又回到了她的身上,李二丫晃神的想起一句话:“辛辛苦苦十几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”。

  算了算了,现在不是纠结一身肥肉的时候,李二丫无奈地又瞥了一眼肥肚皮,朝天翻翻白眼更加卖力的飞奔起来。

 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家!回家确认爹娘、王大虎的情况!虽然还没完全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看情形,那该死的噩梦般地爆炸又要开始了。

  李二丫很肯定她并不怕死,但是像梦里那样,再一次的怀着各种失望与不甘的死去,她不要!

  吨位不一样,造成的效果自是不同。李二丫自带背景,在尘烟滚滚中终于看见了她家大门。没有感到疲惫,甚至连微喘都没有,她中气十足地吼道:

  “王大虎,你不许动!”

  太好了,大虎还活着!那爹娘一定也……

  粗壮的大腿毫不费力地踹开大门,

  “爹---!娘---!你们在哪?”

  “二丫,你干啥?”王大虎莫名其妙地站在院门口看着李二丫飞脚踹门,那身形、那气势与以往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“二丫回来啦?大虎站门口干啥,快进来!”母亲刘惠淑从屋里走出来笑眯眯的看着二人,“你爹在屋里炕上呢,你和大虎先进去吧,一会儿就开饭!哦,记得别再惹你爹生气了,他让你……”

  李二丫将见到刘惠淑的喜悦压在心底,疾步走向后面的屋子,连刘惠淑又说了什么也没仔细听,心里想的全是尽快将他爹从屋子里面带出来!

  她拿捏不准爆炸的具体时间,她必须赶在意外出现之前,不然一切都是枉然。

  撩起帘子几步窜进屋内,刘惠淑唠叨一半发现闺女已经进屋了。

  “慌成这样做啥?”父亲李大军坐在炕上,听见闺女回来的动静,刚想下地却突然想起他还在跟闺女生气呢,索性坐在炕沿边扳着脸不动。

  “爹!”李二丫冲进屋内,不由分说抄起地上的鞋就往李大军的脚上套,“快跟我走!”

  李大军被闺女强行套上鞋,还处在发懵的阶段又被扯下了炕,这还没缓过劲儿来,李二丫又不由分说拽起李大军就往外走。

  李大军被拽了一个趔趄,不仅有些着急,

  “你这丫头,又疯啥?”

  “爹,别说了,快跟我走草包重生:市長从了我!”李二丫心急火燎的拽着李大军往外走,语气又直又硬。

  “啥?上哪去?”李大军有些不悦的埋怨道,使了点力气拖住李二丫。

  透过窗户望着越来越黑的天空,李二丫心下一急,不由分说用力连拉带扯推搡着把李大军拖到了院子里,

  “二丫,你这是干啥呀?”刘惠淑端着两碗冒热气的饭菜一脸诧异的站在院子里。

  干啥?

  不干啥!

  她解释不了,也解释不明白,只能以行动说明一切。

  李二丫拖着李大军气势汹汹地走到刘惠淑面前,抬手打翻了刘惠淑手里的饭菜,急切地说,“大虎,快,带着爹、娘,我们快走!”

  “你这……”

  ---------轰隆

  还没等李大军开骂,一声巨响就在院子后面响炸开来,登时沙石纷飞,空气中爆发的气浪冲击得玻璃“锵”的一声崩碎了。

  “快走!”李二丫顾不上其他,高喝一声,推搡着几人奔出了院子。

  -------轰隆轰隆

 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持续了好几秒,李二丫再回头时,如同噩梦再现,房子坍塌、庄稼损毁,熟悉的情景出现,一切开始上演……

  狂风大作、白光横飞,村民从各个小路上涌了出来,有的人倒下了,有的人在哭喊,耳边的响声一直未间断过,李二丫随着爹娘和王大虎在人群中狂奔。

  怎么办?要怎么办?这种情况下她应该怎么办!?

  李二丫不太灵光的脑袋里翻江倒海的想着各种逃生的办法,然而却连一条可以说得通的都没有。

  穿越也好、重生也好,即便是死了也就死了!

  可是像现在这样,在死亡这一天又活过来是为什么?

  难道为了重温死亡么?

  我靠!他妈的!李二丫生平头一次骂了脏话。

  “二丫,坚持一下,前面就是救生舱了!”王大虎见李二丫跑着跑着心不在焉了起来,连步伐都乱了,不禁眉头一皱,拽过李二丫的手腕,带着她一起向前跑。

  “???”

  哈啊!?

  毛!?

  救生舱!?

  村里还有这玩意儿!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injie.net。临界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injie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