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这回舒服点了么?_[星际]女主一直在遭罪
临界小说网 > [星际]女主一直在遭罪 > 第二十二章 这回舒服点了么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十二章 这回舒服点了么?

  “来,把衣服脱了。”

  艾雅淡定地举着指尖上的野草残骸,雷泽尔.亚都尼斯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死胖妞,果然应该踹死!

  “走开!你给我走开啊!不许过来,你听见没有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声调都变了,坐在地上有些狼狈地向后逃窜。

  “什么啊,这是你自己吐出来的东西你也嫌弃啊?”艾雅一把揪住雷泽尔.亚都尼斯。

  “放手!放手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发现,无论他有多么高超的战斗技巧,怎么在这个胖妞跟前统统不管用呢?只要被她抓住,任他怎么使力,都挣脱不了,“再不放手,我要生气了啊!”

  艾雅挑眉,诶?原来现在这个模样不是生气啊!

  “不上药,红肿是不会自己消掉的。”艾雅仍旧拽着雷泽尔.亚都尼斯不让他逃跑。

  “重新弄一个不行么春华旧梦!这个已经掉在地上了,我说你讲究点个人卫生行不行啊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挣脱不了,只好无奈地想了折中办法。

  “口水有消毒功效,没问题的。”艾雅低头看了看野草残骸,“没问题的,来吧,把衣服脱了。”

  “有问题!我说有问题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提高音量,“这个是涂在我身上吧?我说不行就不行,还有,你就算长得再丑再胖,好歹也是个女孩子,能不能别一天到晚的让一个男人脱衣服,传出去像什么样子!”

  “……”艾雅突然有些无语,“没事,我穿着男军服,别人不会误会你什么的。”

  “我真特么的服了,我服了,胖妞,我服了行了吧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突然全身放松,一个后仰,躺在了草地上,嘴里念念有词,“我服了,我服了,我服了还不行么,你就给我换一个小草不行么?我只是要换一个小草而已,真他妈的够了啊!”

  艾雅看了看指尖上的野草残骸,心道,有那么恶心么?城里人真讲究!

  “喂,我说,那个亚……,那个,我去重新洗一株小草。”艾雅终于将指尖上的野草残骸丢掉,转身又去挖了一株新的野草。

  “什么叫那个亚,小爷叫雷泽尔.亚都尼斯!来,叫一声听听。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见艾雅终于把可怕的小草残骸丢掉,当即放下心来,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望向在河边洗野草的艾雅。

  “恩,你们的名字有点拗口,我不太习惯,不是故意叫错你名字的。”之前的沟通不当,给她招惹了眼前这个大-麻烦,艾雅急忙解释道,“亚……亚都尼斯班长。”

  “啧!~你又不是我们班的战士,直接叫我亚都尼斯就行。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看见艾雅走过来并没有起身,依然躺在地上。

  “呐,起来吧,已经洗干净了。”艾雅蹲下身将野草递了过去。

  “不要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将头扭向一边。

  “啊?”艾雅愣住了,不要是什么鬼?

  “太难吃了!又苦又涩,还有一种怪味道,简直比食堂的饭菜更难吃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吐槽道。

  “味道是差了点,但是效果好啊,难道你想继续又痛又痒啊?”艾雅不是很理解雷泽尔.亚都尼斯的想法。

  在她看来,只要最终的结果是好的,过程可以相对忽略。就算野草的滋味实在难以下咽,但是谁又没真的让你吃下去,只是嚼两下而已,再难吃也有个限度不是么!

  “反正不要!宁可继续难受也不要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继续无视艾雅。

  “……”撇嘴。

  好吧,反正被晒伤的人是雷泽尔.亚都尼斯,又不是她。

  痒的人是他,疼的人也是他!

  “那既然你坚持不用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艾雅将野草放下,双手在军服下摆擦了擦,作势就要起身。

  “不是吧?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猛然回头,一把拉住艾雅的胳膊,“你就把我扔在这里不管了?”

  “……”艾雅蹲在雷泽尔.亚都尼斯的身侧,手臂被他抓着,但整个人都呆住了温熙的后院。

  什么意思?

  什么叫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就不管了?

  她和他没什么关系吧……应该。

  哦不对不对,根本就是没有关系!

  “你忘了,在战场上我还救过你好几次呢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拽着艾雅的胳膊,借力坐了起来。

  “可是,那个时候你不知道是我啊。而且,在认出我的时候,你还把我踹倒了。”艾雅回想着当时的情景。

  “啊---!好了好了,不管因为什么,总之你承不承认我是救了你的!你就说,我救没救你性命吧,你说,救没救!?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一声叠着一声。

  “如果这么说的话,你……那个,你确实救了我,但是……”

  “好!只要你承认我救过你就行!别的咱们先不说,既然我救了你性命,你现在总该报答一下我,这没问题吧?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目光灼灼地盯着艾雅。“……”艾雅被那双酒红色双眼盯得脸上发烧。

  喂,我说,是不是离得太近了些。

  还有还有,你抓得也太紧了点吧!

  “说话呀,是不是得报答我的救命之恩?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没有发现艾雅的囧境,也没有发现艾雅正满脸冒火,许是艾雅的肤色较深,所以红起脸来……没有被发现。

  “你……你说。”艾雅忍着脸上一个劲儿攀升的温度,‘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’什么的她可没想过啊!

  “我的过敏,你刚才说的,这个晒伤,你帮我把它治好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继续目光灼灼地看着艾雅。

  “可是,可是你不是……你不是嫌弃它么?”艾雅无奈地举起手中的野草。

  “它也太难吃了点吧!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哀怨地说道。

  “我上次帮你弄,你不是很生气么!这次你自己弄,你又说难以下咽。你说,怎么办?”艾雅将问题丢回去。

  “诶……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也犯难了,“哎呀哎呀,好了好了,你帮我,你帮我弄!”松开拽住艾雅胳膊的手,雷泽尔.亚都尼斯又躺回了草地上,发泄般在草地上左右摇晃着脑袋。

  “……”艾雅突然有些好笑的看着雷泽尔.亚都尼斯。

  虽然他这个人有点喜怒无常,经常莫名其妙的发脾气,但好像并没有像传闻里说的那样可怕。也许,他只是个脾气很怪的怪人吧,艾雅想。

  她蹲着身子朝雷泽尔.亚都尼斯挪了几步,伸手将雷泽尔.亚都尼斯的身体板正,自然地就去解雷泽尔.亚都尼斯领口的扣子。

  “你、你干嘛?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一把扣住了艾雅的手,脸红的要滴出血来。

  “啊?脱衣服啊草包重生:市長从了我!”艾雅有些不解,“不是让我帮你上药么?不脱衣服怎么上?”

  看着对方一脸的浩然正气,雷泽尔.亚都尼斯将心中无耻的想法默默地压了下去,

  “咳咳。”他干咳了几声,“我……我自己来。”

  艾雅见雷泽尔.亚都尼斯坐起身,扭捏地开始解上衣的钮扣时,突然意识到她刚刚做了什么。

  完了!

  又做了蠢事!

  将手里的野草放进嘴巴里嚼烂,艾雅尽量不去联想之前那让人很浮想联翩的对话,‘呸’的一声将野草又吐回手心里,

  “好了没?”粗声粗气地问道,艾雅极力不想让对方看出她的窘境。

  “好了。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侧着身体,扭捏地将军服敞开,露出里面的白t恤和锁骨处红肿不堪的皮肤。

  艾雅低头看着雷泽尔.亚都尼斯锁骨处的红肿,脑袋里的那些无耻想法烟消云散般地消失了,

  “你是不是又挠了?好像比之前严重了许多。”艾雅用干净的手指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红肿处。

  不知是出于红肿处的疼痛,还是皮肤冷不丁被人抚摸,雷泽尔.亚都尼斯顿时觉得……

  卧了个大槽!

  他居然被一个胖妞摸了啊啊啊啊啊啊!

  “喂,要上药就快点,别趁机摸来摸去的,小心我揍扁你!”瓮声瓮气地说完,雷泽尔.亚都尼斯将头扭向一边不去看艾雅的表情。

  “啊……哦,好。”艾雅一想,也是,她摸什么摸啊,这么红肿一定很疼,快点上好药才是正事。

  扯开雷泽尔.亚都尼斯的白t恤领口,露出里面红肿不堪的皮肤,艾雅皱着眉头轻轻将手心里的药草口水汁涂抹在了患处。

  “这几天这里尽量不要沾水,万一流汗也要尽快擦拭干净,每天都要至少涂抹两到三次。”艾雅一边交代,一边扯着领口轻轻吹气儿。

  缓缓地微风拂过锁骨和脖颈处,

  “死胖妞,你又干什么?吹什么吹啊?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窘迫地吼道。

  “啊,不是,我要是不吹一下,这个汁液就会黏在领口。衣服脏了是小事,药汁没了就糟了。”艾雅一手扯着领口,一手板着雷泽尔.亚都尼斯的肩膀不让他挣脱,“来,别动,我再吹两下。”说完真的就俯下身体又吹了两下。

  “喂!~”雷泽尔.亚都尼斯推不动艾雅,只看见他的胸前有一颗圆圆的头颅左右微微地摇晃着。

  “好了,大功告成,有没有觉得舒服一些?”突然抬头咧嘴一笑,艾雅的八颗牙齿尽显其中。

  看着眼前突然灿烂一笑的胖妞,雷泽尔.亚都尼斯想:

  没有!简直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了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injie.net。临界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injie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