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七张 尸魂界来人_从火影开始的近战法王
临界小说网 > 从火影开始的近战法王 > 第三百三十七张 尸魂界来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百三十七张 尸魂界来人

  “不去!”

  结束了谈恋爱的话题,夕十郎开始说起今晚的灵异探险队直播。

  一护当然也是果断拒绝,但是夕十郎说全家人都要去的,所以一护也不得不去。

  灵异探险队,是着名主持人唐·观音寺的节目,就是跑到有灵异事件的地方进行直播。

  唐·观音寺,本命观音寺美幸雄。

  没错,就是那个浦原商店的超级vip老主顾。

  他的节目在鸣木市广受好评,以真实、吓人闻名,是鸣木电视台的收视担当。

  夕十郎一只手牵着一个女儿,在现场等待着观音寺的登场。

  夜一和真咲自然也来了,这种重灵地很容易诞生灵压强大的虚,以一护现在的实力很难处理。

 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,她俩自然也要跟着来。

  反正是全家活动,也不用找什么理由。

  不过一护对这样的节目想来不感兴趣,所以一直没什么精神。

  “一护同学,早上的时期抱歉了!”织姬此时找到一护说道。

  一护一愣:“哈?”

  织姬说道:“因为龙贵说,一护同学不喜欢这样的节目,我不知道所以才.....”

  一护摇了摇头:“没必要,那些家伙明知道我讨厌,也会在我面前做这些!”

  说着,便指向了水色的启吾。

  “那么,一护同学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织姬问道。

  一护指了指夕十郎那边:“哦,因为我老爸和妹妹都是这个节目的迷,所以我也只能跟着来了。”

  “诶?”织姬有些好奇的看着夕十郎,她对夕十郎的印象就只有几年前的那一面而已。

  只见夕十郎此时正在带着游子“哦哈哈哈哈!”而夏梨则是一脸嫌弃。

  真咲在旁边温柔的笑着,夜一有些隽的擦了擦汗。

  “话说一护同学家里人真多诶,那是一护同学的妈妈和...”

  一护:“这.....”

  “对了,怎么没看到一勇同学呢?白天的时候他明明很感兴趣的说。”织姬突然发现,仿佛少了一个人。

  一护眉头紧皱:“额...这个嘛...”

  “喂,一护!”好在,夕十郎及时过来,以父亲的身份帮他解了围。

  一护:“啊?”

  夕十郎:“哦哈哈哈哈!”

  一护:“....”

  夕十郎说道:“不要这么严肃嘛,我的儿子哟!刚上高一,学校的学业已经让你很累了吧!趁着这个难得的晚上,好好放松一下吧。对吧织姬!”

  织姬连忙说道:“嗯,叔叔。”

  “那么...”

  夕十郎,织姬:“哦哈哈哈哈....”

  “这个老混蛋!”一护心里骂道。

  就在这时,场中的灯光全部聚集在天上。

  观音寺在万众瞩目下登场。

  不一会儿,灯光突然暗了下来。

  “吼~!!”

  一声刺耳的鸣叫传出,让一护不由得脸色一变。

  “喂,丹赤飞雨,你在吗?”一护疯狂在心里喊道。

  “怎么了?”一护脑海中响起一个女声。

  “这里真的有虚啊!”一护说道。

  一护能够喊出丹赤飞雨的名字,自然也能和她交流。当然了,这些都是夕十郎安排的,让一护尽可能的适应死神的力量。

  “不是虚,是地缚灵。现在最多只能算半虚......”随后丹赤飞雨给一护一阵科普,算是解释清楚了地缚灵、整、半虚和虚的区别。

  一护说道:“这样放任他真的好吗?”

  丹赤飞雨:“放心吧,只要不刺激他胸前的虚洞,他变成虚只要还要半年....”

  噗~!!

  话还没说完,观音寺的手杖就刺进了地缚灵的胸口。

  “什么?”一护大惊。

  至于丹赤飞雨,她被观音寺这一手给弄沉默了。

  夕十郎也有些震惊的看着观音寺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
  你好歹也是浦原商店的vip用户啊,和浦原商店打了十几年交道了,不至于这么点常识都没有吧?

 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。

  “爸爸!”游子有些害怕的抓着夕十郎的衣角。

  夕十郎连忙安慰道:“没事,爸爸在这里。”

  夜一面色有些凝重道:“喂,大叔,这里的人太多了吧!”

  夕十郎摇了摇头:“放心吧,他就算变成虚只是最弱的大虚。凭一护的实力很轻松就能解决,现世是几乎不可能出现大虚的,所以不用担...”

  轰~!!!

  夕十郎话还没说完,便出现了无数巨大的灵压。

  此时再抬头看,整栋医院已经爬满了虚。

  而且无一例外,全都是有意识的大虚。

  “这个现象...”真咲看着这些虚之间诡异的灵压变化:“共噬!”

  所谓的共噬,就是大虚之间聚集在一起,自相残杀,相互吞噬的行为。

  而这样的行为,非常容易让大虚们产生新的质变。

  无数大虚的灵压交织在一起,最终肉体瓦解,相互融合,形成了真正的下级大虚,基利安。

  “夕十郎,现在的一护,恐怕还不能解决基利安。”真咲有些急切道,很显然是担心儿子的安全。

  夕十郎说道:“放心吧,如果一护真的敌不过,我会出手。”

  此时,楼顶上的大虚们已经开始了自相残杀。

  而更诡异的是,这些大虚自相残杀后,渗透出的灵压,还有瓦解的血肉,全都涌向了地面上的地缚灵。

  “不对劲,这是有人在人为制造基利安,而且是打算制造有意识的基利安!”夜一连忙说道。

  “快住手!”一护大喊着冲了出去。

  “吼~!!!”

  地缚灵发出巨大的吼声,夏梨和游子都带着恐惧的神色,捂住了耳朵。

  “睡吧!”夕十郎对夏梨和游子施加了术式,让她们睡了过去。

  然后把两个女儿交给真咲和夜一说道:“你们先带她们回家吧,我在这里看着一护。”

  “嗯!明白了!”夜一点了点头。

  真咲也点了点头,虽然心里担心一护,但是两个女儿在这里,她和夜一都束手束脚。

  “那么!”夕十郎心念一动,身体立刻灵子化了。

  而在普通人看来,他所站立的位置仿佛从来没有过人一般。

  砰~!!

  地缚灵和所有的虚,在一瞬间全部消散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  “什么情况?”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一护顿时一惊。

  观音寺丝毫没有察觉,比了个耶说道:“任务完成!”、

  一时间,全场爆发出欢呼声。

  “吼~!!!!!”

  一声咆孝响起,巨大的灵压落下,一护感到了一阵压抑感。

  “这是...什么?”一护看着拔地而起的巨大身影,和那张诡异的如同囚牢般的面具,冷汗流了下来。

  与一护一样,能够看到灵魂的,有织姬和龙贵。

  能够感受到的,有水色、启吾和茶度。

  “喂,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龙贵的脸上难得露出了恐惧的表情。

  基利安的提醒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。

  红色的光芒在基利安的口中聚集,虚闪准备就绪。

  “要...要死了!”这是龙贵的心声。

  “燃尽星屑,丹赤飞雨!”

  千钧一发之际,一护拿着刀,卷着火焰出现,挡住了虚闪。

  轰~!!

  巨大的压力瞬间压到一护身上,让他差点跪下。

  “一护?”龙贵和织姬都是一惊。

  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跑!”一护勉强的大声喊道。

  因为虚闪打穿了医院大楼,所以在场的观众在就开始四散逃窜。

  慌乱之中,也没有人在意一护到底在干什么了。

  在他们的眼里,就是医院大楼突然破了个大洞。

  “喝啊啊啊啊啊~!!!!”一护发出阵阵怒吼,双手奋力一挥,终于把虚闪的方向打偏,打向了身后的空中。

  “呼...呼...成功了吗?”一护气喘吁吁道。

  然而下一秒,基利安开始重新凝聚虚闪。

  一护大惊:“这招不需要冷却时间吗?”

  轰~!!

  虚闪喷涌而出,在将要接近一护的一瞬间,突然消失。

  没错,就是消失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  “看来,现在的要你要对这个级别的虚还太早了!”一护身后出现一个带着虚一般假面的白发男子。

  一护连忙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  男子指了指基利安说道:“还是先解决这个吧!”

  说着,伸手一指,红色的光芒开始闪烁。

  “这是,刚才那个大虚的招式!”一护又是一愣。

  “虚闪,这是只有到达基利安级别的虚才能使用的技能。”丹赤飞雨的声音在一护脑海中响起。

  “基利安?”

  “刚才出现的现象是大虚之间的共噬,共噬的最终结果就是无数的虚会融合成基利安,也就是真正的大虚。基利安是最下级的大虚,在这之上是亚丘卡斯,而最高级的叫做瓦史托德。”

  “这只是最下级的吗?”想起刚才自己感受到的绝望的气息,一护心里顿时五味杂陈。

  轰~!!!

  比基利安的虚闪还要大好几倍的虚闪瞬间轰出,将基利安直接轰杀成渣了。

  “好...好强啊!”一护心里说道。

  男子结束了战斗,双手插兜,准备离开这里。

  “喂,等等!”一护喊道。

  然而男子根本不给他问话的机会,直接一个响转离开。

  男子的真实身份自然是夕十郎,他动用了虚的力量。

  夕十郎离开之后,空中出现了两个人影。

  再一看,是京乐和浮竹。

  “刚才那个,是夕十郎老师吧?”浮竹有些不敢相信:“老师竟然在使用虚的力量,难道他也堕落了吗?”

  京乐按了一下斗笠说道:“不要太早下定论,十四郎。不过无论事情真相如何,老师把死神的力量分给人类这是事实。你也看到了,灵体化之后也没有出现死霸装和斩魄刀。”

  “老师的斩魄刀….”浮竹看向地上还一脸懵逼的一护道:“在那个少年手上吧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injie.net。临界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injie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