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一百六十一章 先礼后兵_踏星
临界小说网 > 踏星 > 第四千一百六十一章 先礼后兵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千一百六十一章 先礼后兵

  “一击而已就达到上限了,绝对是永恒生命,我的死亡会有意义,启动非常规武器-晶落。”

  “晶落启动中,晶落启动中,晶落启动完毕。”

  “发射。”

  椭圆形光芒对着陆隐与青莲上御方向,突然发出一根万米长金属杆子,穿透虚空,朝着他们射去。

  陆隐再次屈指轻弹,力量对着金属杆子撞击,砰的一声,金属杆子破碎,他诧异,这么脆弱?刚想到这,只见破碎的金属杆子化为无数更小的金属杆子,又或者是,针?

  无数的针朝着陆隐与青莲上御刺来,每一根针都洞穿虚空,宛如能撕开一切,带着凌冽寒芒。

  青莲上御惊讶:“好厉害的范围攻击,每一根针都足以杀死最普通的渡苦厄生物,这武器绝对厉害。”

  尽管武器厉害,但面对陆隐与青莲上御毫无意义。

  陆隐再次随手一挥,所有针停顿,任凭其发射出来有多大的力量,都在一瞬间停下。

  椭圆形光芒内不断传出警报:“晶落失败,晶落失败…”

  “果然失败了,毕竟是永恒生命,将最终报告发送给帝国。”

  “报告发送中,报告发送完毕。”

  “如此,我的任务就结束了,哪怕只是一次简单的出手,也能看出这种生物的习性,惯用力量等等,等帝国下一次找到你们,你们将陷入被动。”

  “现在只剩最后一步,只要他们敢来,帝国就能知道更多。”

  “警告,防御超上限,警告,防御超上限。”

  “什么?居然不来?还真谨慎,结束了。”

  远方,陆隐抬手,握起,恐怖力量降临,将那椭圆形光芒直接捏碎。

  对方已经对他们出手,而且用的都是杀招,也就没必要客气了。

  至于那椭圆形光芒内是什么生物,目的什么的他很想知道,却不能接近。

  越接近那种东西越可能被发现更多。

  直接抹消最稳妥。

  一切烟消云散,包括前方宇宙文明内那些光芒。

  光芒看似无害,但陆隐却清楚,他们之所以被发现,就与这光芒有关,这是一个以光芒作为探测方式的文明。

  下一瞬,陆隐带着青莲上御消失。

  不管那个文明多强大,瞬移这种能力都是不可能被追踪的,除非那个文明可以探测的范围将陆隐瞬移所有的点都囊括,可这根本不可能。

  这个范围会远超因果大天象。

  陆隐相信那个科技文明拥有强大到超越人类文明的实力,甚至可以相信其能超越七宝天蟾,但却绝不相信超越青莲上御那么多。

  有人类文明的青莲上御与没有人类文明的青莲上御是两回事。

  与此同时,九霄宇宙,因果大天象外一抹流光穿梭,直入因果大天象,在进入因果大天象的一刹那就被血塔上御发现。

  青莲上御与陆隐临走前让血塔上御可以监视整个因果大天象,如同当初让惊门上御监视一样。

  血塔上御走出九霄,遥望远方,神情凝重。

  好快,什么东西?不是生命,却有永恒生命的气息。

  若非如此,他也无法察觉。

  流光并未朝着九霄宇宙而来,在进入因果大天象穿梭月余后就停下。

  血塔上御一步踏出,朝着流光而去。

  流光的速度远超寻常永恒生命,哪怕只是月余的速度,也已经很接近九霄宇宙了。

  血塔上御也不过穿梭了两个多月便接近。

  望着前方流光散去露出的东西,他惊异,这是什么?令牌?

  星空,流光溢彩下,一块七彩类似令牌之物静静漂浮,令牌上雕刻着湖泊山川以及荷叶,而背后雕刻着一只星蟾。

  这是七宝天蟾之物。

  人类文明一直等着七宝天蟾的到来,没想到七宝天蟾没来,却等来了一块令牌。

  血塔上御抓住令牌,身体陡然一震,星穹倒转,依稀间跨越无尽遥远距离,看到了一双眼睛,一双浑浊却充满煞气的双目俯视着他,那双眼睛无限变大,取代星穹,取代天地,要将他压垮。

  星穹不再是黑暗,而是煞,无边无际的煞,囊括了整个方寸之距,如同一个旋涡要将他吞噬,即便是他都在一刹那无法挣脱。

  心脏停止跳动,血液,汗水,思想,力量,一切的一切都在停滞。

  不过一刹那而已,何等生物那般恐怖?仅仅是留在令牌内的一股煞气,却恐怖到难以想象。

  血塔上御紧咬牙关,再难也压不住我,不过是一股煞气,一股煞气而已。

  在那股滔天煞气下,他发出低吼,狂暴的杀戮之气冲天而起,摇曳星空,以自身为中心蔓延。

  方寸之距震动,因果大天象都在沸腾。

  煞气与杀戮之气的争锋令遥远的九霄宇宙都震颤,无数人望去,本能充满了惶恐与不安,体会到了最原始的死亡。

  忽然的,煞气顿消,巨大的眼睛消失。

  血塔上御一口气吐出,紧紧握住令牌大口喘息,汗珠顺着额头滴落,瞳孔忽大忽小,整个身体都不自觉颤栗,不是害怕,而是过度反抗导致的短暂失去对身体的控制,也可以说刚刚一瞬间用力过猛。

  过了好一会他才缓过来,目光看向令牌。

  …

  半年后,陆隐与青莲上御归来。

  这一趟去了活性宇宙,让青莲上御验证了他的猜测,可惜陆隐还是拿不到。

  也让他们对决了那个神秘的科技文明,并且后来又看到一个宇宙文明,同时将最后看到的那个宇宙文明的母树摧毁了。

  此前他们遇到过两个文明,都没有摧毁母树,因为那两个文明的母树与人类文明对待母树一样,认为母树是万物之源,繁盛的母树不该被冒然摧毁,至于最后一个文明,因为其内部的战争导致母树千疮百孔,陆隐便送了它一程。

  他们原本是想替人类找可以安置的新的家园,但寻路石能看到的范围太有限了,若想找到没个千百年不可能,他们没时间耽误,便归来。

  陆隐把希望放在惊门上御提起的那个看的很远的文明上,只要他能看的很远,就可以蜕变瞬间移动。

  刚回到九霄,青莲上御就发现不对,因果大天象有过沸腾。

  他与陆隐当即出现在血九层,见到了血塔上御。

  血塔上御见他们归来,抬手,令牌出现,递给青莲上御:“看看这个。”

  青莲上御接过,一看:“七宝天蟾的令牌?”

  血塔上御面色凝重:“半年前,这块令牌突然出现,我接下了,差点被煞气冲死,真够狠的,那老怪物。”

  青莲上御将令牌给陆隐,陆隐接过,煞气没有了,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令牌而已。

  血塔上御看着两人,面色肃穆:“有些怪物只有面对了才知道,接住令牌的时候我们也受到了邀请,七宝天蟾那个老怪物邀请我们前去做客,归还星蟾,既往不咎,这是这块令牌出现的来意。”

  青莲上御背着双手:“先礼后兵吗?”

  陆隐深深看着令牌:“看来对方也并不想与我们开战,与不可知有关。”

  “这是好事,但前提是要去七宝天蟾一族。”青莲上御语气低沉。

  方寸之距文明与文明本就没有交流,这七宝天蟾一族不固定在某个位置,而是不断漂流,就跟垂钓文明一样,已经不走寻常路,而今更是送来令牌要与他们对话,还让他们上门对话,谁敢去?去了,命就未必是自己的了。

  “扛天永生怎么说?可了解这块令牌?”陆隐问。

  血塔上御摇头:“它不知道,令牌拿到手的一刻我就问过了,用它的话说,它们一族没资格被七宝天蟾送出令牌。”

  陆隐沉吟:“七宝天蟾一族既然送出令牌,而不是直接开战,代表了其诚意,不管这份诚意有多少,我们只能接着,否则与它们开战对我们不利。”

  苦灯大师来了,他也知道令牌的事,道:“若直接归还星蟾呢?”

  陆隐没回答,也在沉思。

  青莲上御摇头:“令牌,代表了一族的尊严,七宝天蟾一族既然以这种方式发出邀请,不去,就是不尊重它们,以前或许会因为顾忌不可知,顾忌我人类文明的实力而不开战,可令牌一出就不行,尊严是每个种族都会维护的。”

  苦灯大师不解:“这不就把它们自己架上了吗?”

  陆隐目光凛冽:“这可能就是那个老怪物的目的,它应该忍了太久了,本身也极具自信。”

  青莲上御看向血塔上御:“对那老怪物感觉如何?”

  血塔上御脸色难看:“是个老怪物,反正我顶不住。”

  扛天永生来了,看着令牌上刻画的星蟾,一脸厌恶。

  “扛天,以你对七宝天蟾的了解,这份邀请能不能去?”青莲上御直接问。

  其实他是倾向于去的,对方是古老的永恒生命,应该不会行蒙骗之事,也没必要,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有些事是不屑做的。

  但还是以防万一,问一问的好,毕竟如果真要赴约,必然是永恒生命前往,否则太不给面子了。

  一个永恒生命如果被骗死了那才冤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injie.net。临界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injie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